17年2月16約翰福音 十二7

「快樂,因有機會表達心意。」

17年2月16約翰福音十二7

「耶穌說:由她(馬利亞)吧!她是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。」

昨天下午在北角宣道會講癌症關懷聚會,我參考但以理書六22 「我的神差遣使者,封獅子的口,叫獅子不傷我」,來推想今天的癌關義工成為神的使者,藉著神的說話打敗如獅子般惡癌的侵略。

近年常與初期確診末期癌友交談,我體會到需要建立一套心靈問答模式,昨天我分享七個疑惑:

1/時間題(When)「我不接受癌症竟然現在出現!」

2/意義題(Why)「為甚麼偏是我患癌?」

3/方向題(Where)「我可以到何處脫險?」

4/夥伴題(Who)「誰最能看顧我?」

5/目標題(What)「這病要為我成就甚麼?」

6/方法題(How)「每天我要怎樣生活才達到好的質素?」

7/能力題(Power)「我靠甚麼能力才有心靈平安?」

昨天下午的講章,我全引用太太的經歷及聖經的教導,見到這兩百位願意關心癌友的義工,我也很感慨,因為九成人是女性。我打趣說:「如果你常說丈夫不表示關心你,現在可以鬆一口氣了,你的丈夫很正常,看今午只有一成男士是行動型關心人的!」

我也補充,男性不易表露關懷,因缺乏男人情緒語言,很多男人都藉著閱讀情緒智商的心理學問。

這也是我每早寫【EQ在線】的原因,電郵式的體會學習將是今個世代,男人考慮生活需要信仰的好渠道。

若不致力做這些思想宣教,我們只有繼續看見教會的佈道決志者是大量的女性。

昨天黃昏趕往與一對夫婦交談,他們對遠方兒子的學業前途很擔心,會後我想起我童年時,爸爸把我在不適齡的時候讀小學一年班,又在小學五年班由中文小學轉讀英文小學,他常說:「要習慣追!」

他真是一個罕見的鍛練型父親,每次看回童年與爸媽的合照,想起我最早期聽過的說話。

今早開始看約翰福音十二章,古時猶太人殯葬的規矩,是用香膏膏死人的身體,並用細麻布加上香料裹上。

「她是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」,馬利亞(不是耶穌母親那位馬利亞)是因得著耶穌的啟示,祂還活著的時候,對祂的死表達她感激的心意,把貴重的香膏送給主。

我今早在想,我相比這位馬利亞,我們現在看聖經得到更多神愛我們的證明,我送過甚麼大禮物給耶穌?耶穌比我的一切人和事物更重要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