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年9月24日 CBN拍住講

2017年9月24日 CBN拍住講 

尋找被接納的落腳點

十年了!我在CBN已度過了十年。

由半職輔導員至部門策劃者,由單單的熱線服務至文字輔導,擴展至大陸的輔導培訓,幫助了不少有需要的人,也發現了自己許多不足。有時候內疚油然而生,最感不足的服侍,首選既渴望又迴避的大陸輔導培訓,常常反問:「我還可以做得更好嗎?」

大陸培訓跟香港不同,我必騰空晚上時段,輔導有需要者面對的人和事,T是其中之一。

這晚T早到了,我邀請他一起晚膳。不消一會,他把食物全倒往腹中,這可能是他當天第一頓飯。

言談間,發現他的焦慮、對人對教會的失望,語調急速且憤怒……突然他的眼神停在我的臉上,拿起一直貼身的背包,緩緩地說:「我帶著一件保護自己的利器,預備有需要時拔出,因為我是個愛滋病患者……」剎那,我的背上一陣冰涼從頸直滲全身,腦裡出現剛才一起吃飯的片段、怪責自己把門關上……我竭力抑制自己的不安,向上帝禱告,求主賜智慧。

他分享那些年來走過的日子,父母親的遺棄、配偶的背叛、他用身體報復、不知多少次尋死,現在女兒成為他唯一生存下去的動力。我用心聆聽,淚水在眼中滾動,唯有稍向上望,不讓淚水掉下來,心痛且沉重,向神發問:「我可以怎樣做?」

個多小時後,他知道下一位等待輔導者已在外面,他帶著不捨離開。臨走前,我請他再找我,並囑咐他把利器拿走,因會阻隔他與人建立信任。

當晚我徹夜難眠,想起一次在熱線接觸的愛滋病患者,當時自己還帶點自滿,感覺良好。「接納」和「願意同行」都說得太容易了,電話相隔的距離令責任少了,我自責自己的偽善。經過好一陣子的沉澱,感恩我成長了。

之後T沒有再找我,可能他已遊走別處,尋找一個被接納的落腳點,而我,也在尋索要走的路。

CBN關懷熱線輔導員 郭姑娘